民事部

當前位置:首頁>業務領域>民事部 >正文

 

自甘風險就得自擔責任的司法裁判規則,無疑釋放出明確的導向信號,契合樸素的正義觀和是非觀。

北京一男子在冬天外出遛狗時,因河面結冰,他便走上永定河一處大壩的消力池內的冰面,不慎落水溺亡。其家屬將北京市水務局、豐臺區水務局、北京市永定河管理處、豐臺區永定河管理所起訴至法院,索賠62萬元。北京兩級法院判決駁回家屬的全部訴訟請求。

法院在判決中指出,成年人應是自身安危的第一責任人,不能把自己的安危寄托在國家相關機構無時無刻地提醒下,不能以情感或結果責任主義為導向,將損失交由不構成侵權的他方承擔。

法院的這一判決傳遞了明確導向信號,即自甘風險就得自擔責任,不能再“死者為大”,隨便找人“背鍋”了。

人們在日?;顒踊騾⑴c相關事務時,難免會發生一些意外。那么,一旦造成相關損失,受害人顯然有權依法要求經營者或有關活動的組織者,對風險負有控制義務者承擔賠償責任。對此,侵權責任法明確規定,賓館、商場、銀行、車站、娛樂場所等公共場所的管理人或者群眾性活動的組織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譬如,現實中,有人逛商場時因地面積水不慎摔倒,或者只是想去商場的衛生間而非購物,不慎摔倒的話,商場就應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主要原因在于,公共場所面對的是不特定的多數人,其中既有年輕體壯者,也有活潑好動者,更有老幼病殘者,既有小心謹慎者,也有粗枝大葉者。其必須考慮到多數人的性格特征和注意程度,適用更嚴格的安全保護和提醒義務。否則,其不僅應承擔侵權責任,還可能面臨停業整頓等法律風險。

但未開發為景區的水庫、“無人區”、森林、河流等,并不屬于供人們正?;顒?、通行的公共場所。那么就不能要求相關部門對在此類區域“探險”“冒險”的人承擔安全保障義務。否則就過于苛刻,也不符合法治社會的權利義務相一致原則,甚至會讓經營者和有關部門畏首畏尾,不敢從事任何活動。

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人們的正常社會活動或“探險”活動都應得到尊重,但對于已經知道風險,而自愿冒險的自甘風險,當風險出現的時候,就應當自己承擔責任和損害后果。尤其對于成年人,即便沒有相關部門張貼的警示標志,依據常識或日常經驗法則,也可預判出相關場所的危險程度,其就應趨利避害,不隨便進入危險境地,而非一意孤行,發生危險后又以弱勢群體自居。

自甘風險就得自擔責任的司法裁判規則,無疑釋放出明確的導向信號,即是非對錯,責任承擔須有相應的證據支撐和法律依據,“死者為大”“誰弱誰有理”的情感或結果責任主義導向已經沒有市場。也只有這樣,才契合樸素的正義觀和是非觀,讓社會活動參與者對規則有起碼的尊重,對是非對錯有明確的預判,進而提高社會運行的暢通度和人們的安全感。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澳洲幸运5app苹果版 捕鱼达人手机版下载 彩票网站平台 今天河内五分彩开奖号号码 排列三走势图2元 深海捕鱼大师单机下载 67彩app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上 CMD体育平CMD体育平台 多乐彩计划 任选9场最高奖金多少钱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果 大众麻将游戏规则 彩票22选5开奖 澳洲5分彩历史开奖记录 三分彩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