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請商標注冊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也不得以不正當手段搶先注冊他人已經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

 商標注冊人申請商標注冊前,他人已經在同一種商品或者類似商品上先于商標注冊人使用與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的,注冊商標專用權人無權禁止該使用人在原使用范圍內繼續使用該商標,但可以要求其附加適當區別標識。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

    17、要正確理解和適用商標法第三十一條關于申請商標注冊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的概括性規定。人民法院審查判斷訴爭商標是否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時,對于商標法已有特別規定的在先權利,按照商標法的特別規定予以保護;商標法雖無特別規定,但根據民法通則和其他法律的規定屬于應予保護的合法權益的,應當根據該概括性規定給予保護。

 人民法院審查判斷訴爭商標是否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一般以訴爭商標申請日為準。如果在先權利在訴爭商標核準注冊時已不存在的,則不影響訴爭商標的注冊。

 解析:申請注冊的商標應當具有在先性,這種在先性是指申請注冊的商標既不得與他人在先申請或者注冊的商標相沖突,也不得與他人在先取得的其他合法權利相沖突。由于《商標法》的其他條款對于在先商標權利保護問題已經做了相應的規定,所以以下所稱的在先權利是指在爭議商標申請注冊日之前已經取得的,除商標權以外的其他權利,包括商號權,著作權,外觀設計專利權,姓名權,肖像權等。

  經過實際使用并具有一定影響的商標可作為民事權益受到法律保護,根據經營情況等事實能證明具有一定影響,可以產生民事權益,即合法的在先權利。

 

法條鏈接:

1.《商標法》第五十六條、第五十七條、第五十九條。

2.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六條、第七條、第九條、第十七條、第十九條、第二十二條。 

3.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第十七條、第十八條。

4.《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五條。

5.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實施條例》第七十六條、第七十九條。

 

相關判決和案例:

 重慶匠人組合企業管理有限公司與彭天豪商標侵權糾紛案

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

( 2005)川民終字第279

上訴人(原審原告):重慶匠人組合企業管理有限公司。

上訴人(原審被告):彭天豪原廣安開發區匠人組合美容美發廳業主。

原審法院經審理查明:20001221日,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以下簡稱國家商標局)對匠人公司的匠人中文、英文及圖形組成的組合商標注冊申請予以了核準,核定服務項目為第42類:理發店,商標注冊證號為1495號。20016月,彭天豪未經匠人公司的許可,在四川省廣安市城南新區民和街設立了字號中含有匠人組合稱謂的理發店,于店面顯著位置標示了匠人組合店招,并開展理發業務。20021213日,彭天豪以匠組中文、英文及圖形組成的組合商標申請商標注冊,已通過初審并獲公告。200210月,彭天豪向工商登記部門提出變更企業名稱的申請,并在匠人公司起訴前,將主店店名更改為匠組人合,訴訟中已將全部店名更改為匠組人合。

原審法院認為,匠人公司于20001221日將匠人中文、英文及圖形組成的組合商標向國家商標局申請商標注冊獲得核準,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三條的規定,匠人公司于核準服務類型范圍內享有匠人商標的專用權。彭天豪未經匠人商標權人即匠人公司的許可,在四川省廣安市城南新區民和街設立了字號為匠人組合的理發店,于店面顯著位置標示了匠人組合店招,并開展了理發業務。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五十二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一款的規定,彭天豪的上述行為侵犯了匠人公司匠人商標專用權,依法應承擔相應的民事侵權責任。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五十六條規定,侵犯商標專用權的賠償數額,為侵權人在侵權期間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權人在被侵權期間因被侵權所受到的損失,包括被侵權人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前款所稱侵權人因侵權所得利益,或者被侵權人因被侵權所受損失難以確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據侵權行為的情節判決給予50萬元以下的賠償。本案中,匠人公司的實際損失和彭天豪的違法所得均難以確定,原審法院針對經營理發店地域性較強的特點,結合彭天豪利用匠人公司匠人商標專用權的侵權事實、情節以及匠人公司因此可能在經濟上和商譽上遭受損害的情況,酌情判令彭天豪賠償經濟損失。彭天豪辯稱,其經營的理發店在店名上使用的是匠人組合而非匠人公司的匠人注冊商標,20021213日,其經營的理發店就匠組中文、英文及圖形組成的組合商標已向國家商標局提出商標注冊申請,經過初審后予以了公告。上述事實,反映其經營的理發店使用匠人組合標示,在主觀上不存在故意或過失,不構成對匠人公司匠人商標專用權的侵犯。對此,原審法院認為,匠人公司基于核準的匠人注冊商標權在對外的理發店經營中,店名標示使用的是匠人組合,且通過由此展開的經營活動使其在重慶、四川等地享有較高的知名度和較好的商譽。彭天豪在經營理發店的過程中,采用了匠人組合作為其企業字號,于理發店店面顯著位置標示匠人組合店招,并開展理發經營活動,上述經營行為足以對公眾產生誤導,使相關公眾誤以為其經營的理發店與匠人公司存在關聯,使相關公眾對其經營行為產生認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一款:將與他人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文字作為企業的字號在相同或者類似的商品上突出使用,容易使相關公眾產生誤認的,屬于給他人注冊商標專用權造成其他損害的行為。故彭天豪辯稱其經營行為不構成對匠人公司匠人商標專用權侵權的主張,不予支持。訴訟中,彭天豪還辯稱20021213日其經營的理發店就匠組中文、英文及圖形組成的組合商標向國家商標局申請商標注冊,經初審已獲公告,此事實反映其使用匠人組合字號、標示,主觀上不存在故意或過失,因此其經營行為不構成對匠人公司商標專用權的侵犯。對此,原審法院認為,彭天豪雖就匠組中文、英文及圖形組成的組合商標向國家商標局申請商標注冊,目前已通過初審,并予以了公告,但申請商標初審與核準注冊商標在法律效果上區別甚大,彭天豪以通過商標初審為由,證明其在企業字號和店面標示上使用匠人組合不存在主觀故意或過失,在證據上不夠充分。故原審法院對彭天豪的該項主張不予支持。

    匠人公司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三條人民法院依據商標法第五十六條第一款規定確定侵權人的賠償責任時,可以根據權利人選擇的計算方法計算賠償數額的規定,認為在本案中,彭天豪在20016月至20046月經營理發店期間均存在對匠人公司匠人商標專用權的侵權行為,因此,按照稅務機關20041月為其核定定額營業稅時,核定每月營業額為3萬元,按純利潤20%計算36個月,其非法獲利金額為216000元,彭天豪應按此給予賠償。對此,原審法院認為,20016月,彭天豪以匠人組合作為其企業字號,并突出地使用于經營過程中,至20021213日,彭天豪經營的理發店確存在匠組中文、英文及圖形組成的組合商標申請商標注冊,并已通過初審,進行了公告之事實,由此引致經營者(彭天豪)對理發店經營策略、經營規模、對外宣傳等事務的相應變化成為必要或可能,且于20021213日前后,彭天豪提出了變更工商登記申請,并變更了衛生許可證,還在匠人公司起訴前將主店名更改為匠組人合,訴訟中已將全部店名更改為匠組人合。上述事實,對公眾而言,均存在一定的公示性,可使公眾產生相應關注。因匠人公司在本案訴訟中不能提供彭天豪在整個侵權期間的經營情況及利用匠人組合之必然利潤所得,因此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三條的規定于本案并無適用條件。匠人公司依其所提供的2004116日稅務機關定額稅通知書來確定彭天豪所獲利潤并請求賠償216000元的主張,原審法院不予支持。

    原審法院判決:由彭天豪賠償匠人公司經濟損失36000元,并向其賠禮道歉。案件受理費7470元、其他訴訟費1000元,共計8470元,由匠人公司負擔3470元,彭天豪負擔5000元。

匠人公司不服原審判決稱:一、原審法院應對彭天豪侵權期間產生的利潤作出認定而未作認定,屬認定事實不清。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三條的規定,人民法院依據商標法第五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確定侵權人的賠償責任時,可以根據權利人選擇的計算方法計算賠償數額。結合本案具體事實,匠人公司請求按照彭天豪在侵權期間所獲非法利潤計算賠償金額。按彭天豪月營業額3萬元,純利潤20%計算,其在侵權期間(20016月至20046)36個月非法獲利金額為216000元,故彭天豪應賠償匠人公司216000元。二、原審法院判決彭天豪僅賠償匠人公司經濟損失36000元屬顯失公正。本案中,彭天豪的侵權期間為20016月至20046月,長達三年之久,其月營業額為3萬元,非法營業額即高達108萬。原審法院僅判定彭天豪賠償匠人公司經濟損失36000元,僅相當于彭天豪侵權期間1個月的營業額,此判決顯失公正。綜上,匠人公司請求:1、撤銷原審判決;2、判令彭天豪賠償匠人公司各項損失:商標侵權損失216000元、律師代理費5000元,調查取證費1000元,總計222000元;3、責令彭天豪停止侵權,并在市一級報紙上公開賠禮道歉;4、由彭天豪承擔本案全部訴訟費。

 彭天豪上訴稱:一、原審法院認定事實不清。匠人公司的匠人商標是由中文、英文聯合組成并與相應的圖案相結合而構成的特殊服務商標,而彭天豪經廣安市工商部門核準的企業名稱中,雖然含有匠人組合字樣,但不構成對匠人公司匠人注冊商標專用權的侵犯。因為,從彭天豪使用的企業字號來看,匠人組合稱謂與匠人商標截然不同,且該名稱已獲得國家登記機關的認可。另外,彭天豪所標示的匠人組合店招的式樣、圖形、色彩與匠人注冊商標明顯不同,不存在對公眾產生誤導的現象。二、原審法院適用法律不當。原審法院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將與他人注冊商標相同或者相近似的文字作為企業的字號在相同或者類似商品上突出使用,容易使相關公眾產生誤認的,屬于給他人注冊商標專用權造成其他損害的行為的規定,認定彭天豪構成侵權,顯屬適用法律不當。因為匠人注冊商標專用權的性質屬服務商標,它并非商品商標,彭天豪使用的企業名稱中匠人組合字樣雖與匠人注冊商標字樣相近似,但是,作為匠人公司的匠人注冊商標專用權并非用于商品上,它不屬于商品商標,而該司法解釋條文僅適用于在商品商標上突出使用的情形,因此本案不應適用該司法解釋。原審法院未將商品商標與服務商標的性質區分開來而導致錯誤的引用法律,從而導致作出錯誤的認定。為此,彭天豪請求依法撤銷原審判決,駁回匠人公司的訴訟請求;一、二審訴訟費用由匠人公司承擔。

二審訴訟期間,在法院指定的舉證期限內,匠人公司沒有提交相關證據材料。彭天豪向法院提交了三組證據材料:1、匠組商標注冊證。用以證明彭天豪在200210月變更店招名稱之前所使用的匠人組合和匠人公司注冊的匠人商標有本質區別,彭天豪未使用匠人公司的注冊商標,故不構成侵權。2、房屋租賃合同兩份。第一份房屋租賃合同由中共廣安市紀律檢查委員會辦公室與王勝利、彭天豪于2001410日簽訂,租期一年,租用面積為44.5平方米。第二份租賃合同由楊明勇與彭宗軍于2002413日簽訂,租期三年,租用面積為82.44平方米。彭天豪提交兩份房屋租賃合同證明其使用匠人組合店招時經營面積只有44.5平方米,從而進一步證明匠人公司在一審中提供的證明彭天豪收入的證據不充分,稅務機關出具的定額稅證據也不能作為定案依據。《竣工驗收備案書》。用以證明彭天豪現租用的房屋為廣安市法制教育培訓中心大樓的一部份,而該培訓中心的竣工驗收時間為2002415日,楊明勇與彭宗軍于2002413日簽訂房屋租賃合同后,經過近4個月的裝修、準備,于200281日才正式營業,以此說明在200281日之前,彭天豪經營面積僅為44。5平方米。3、戶口簿。用以證明彭宗軍與彭天豪系同一人。

匠人公司對彭天豪向法院提交的三組證據材料的質證意見為:1、對匠組商標注冊證的真實性、合法性沒有異議,但認為該證與本案無關。2、對彭天豪提交的證據2、3,認為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四十一條的規定,不屬于新證據,故不予質證。

本院認為:彭天豪所舉證據1“匠組商標注冊證,形成于一審訴訟結束以后,匠人公司對其真實性、合法性無異議,且該證能證明本案所涉匠組商標注冊已獲國家商標局的核準,故該證具有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并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四十一條的規定,應予以采信。彭天豪所舉證據2、3形成于原審訴訟之前,其在原審訴訟中未提交,也未請求人民法院依職權調取,故匠人公司對上述兩份證據的異議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本院除對原審法院查明的事實予以確認外,另查明,2004828日,匠組中文、英文及圖形組成的組合商標注冊申請獲國家商標局核準,核定服務項目為第44類:理發店、美容院,商標注冊證號為3378488號。

 

    本院認為二審訴訟焦點為:

一、關于彭天豪在經營活動中是否存在侵犯匠人公司商標專用權的行為。

商標是生產者或經營者在生產、加工、銷售的商品或提供的服務上所作的一種特殊標記,其功能是證明商品或服務的特定身份,以與其他商品或服務相區別。本案中,匠人公司于20001220日經核準注冊了匠人中文、英文及圖形組成的組合商標,依法享有其專用權。彭天豪于2001613日依法登記注冊了廣安開發區匠人組合美容美發廳,并于店面顯著位置標示匠人組合店招,開展理發業務。要判斷彭天豪的上述行為是否構成對匠人公司匠人商標專用權的侵犯,本院認為應主要分析以下因素:

    1、保護在先權利的問題。本案中,彭天豪注冊的企業字號和使用的店招與匠人公司的商標發生沖突,此時首先應審查哪種權利在先產生。經查:匠人公司的匠人商標注冊在先,彭天豪設立企業字號和使用匠人組合店招在后。

    2、彭天豪使用匠人組合店招的行為是否足以對相關公眾產生誤導的問題。2001613日,彭天豪經工商登記注冊設立廣安開發區匠人組合美容美發廳后,開始使用匠人組合店招。200210月,彭天豪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門申請將其字號變更為廣安經濟技術開發區匠組人合美容美發廳,之后,于原審訴訟中又將其所經營的理發店店名更改為匠組人合。但彭天豪在設立美容美發廳至申請變更其名稱和更換店招期間內,在其經營活動場所的顯著位置標示匠人組合店招,并開展業務,該行為容易使相關公眾誤認為其與匠人公司存在一定的關聯,使相關公眾對其經營行為產生認同。故彭天豪在未經匠人公司許可的情況下,使用匠人組合店招,足以對公眾產生誤導,從而構成對匠人公司商標專用權的侵犯。

    3、商標權的地域保護問題。商標權的效力范圍是全國性的,即具有全國性的地域效力。本案中,匠人公司依法在其注冊商標核準的權利范圍內從事理發業務,在重慶、四川等地享有一定的知名度,而彭天豪未經匠人公司許可,在其經營場所標示匠人組合店招,其行為構成對匠人公司匠人商標專用權的侵犯。

綜上所述,彭天豪未經匠人公司允許,在其經營活動中,使用匠人組合店招的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五十二條第()給他人的注冊商標專用權造成其他損害的規定,依法應承擔相應的民事侵權責任。原審法院的該項認定正確,本院予以維持。

二、關于彭天豪侵權賠償金額的計算。

 匠人公司在二審訴訟中,堅持以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三條的規定和其在原審訴訟中所提交的關于計算彭天豪所獲利潤的證據作為依據計算賠償金額。彭天豪則認為匠人公司的上述主張不能成立,其理由為:1、原審訴訟中,匠人公司所舉的關于侵權期間的證據不具證明力,不應采信。匠人公司在原審中所舉的照片證據,雖然照片上顯示的拍攝時間為2004422日,但該時間具有易修改性和不確定性,故不能作為證明侵權期間的依據。2、原審訴訟中,匠人公司所舉的稅務機關出具的定額稅證據不完整,不能充分證明其交稅的真實情況,不能作為其獲利的依據。對此,本院經審查認為,原審訴訟中,匠人公司所舉照片證據雖能證明彭天豪曾于經營場所使用匠人組合店招,但因匠人公司無其他證據印證照片上所顯示的時間,而該時間又具有易修改性和不確定性,故不能作為認定彭天豪侵權期間的依據。彭天豪主張其于200210月即開始申請變更企業字號并更換店招,故即使構成侵權,侵權期間也應從20016月注冊登記成立企業起至200210月申請變更企業名稱時止,對此主張,彭天豪亦無充分證據予以證明。綜上,原審法院認為匠人公司不能舉證證明其所受損失和彭天豪在侵權期間所獲利潤而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五十六條第二款的規定,采取法定賠償的辦法確定賠償金額正確,本院亦予以維持。

三、關于原審法院是否存在適用法律不當的問題。

  彭天豪認為原審法院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將與他人注冊商標相同或者相近似的文字作為企業的字號在相同或者類似商品上突出使用,容易使相關公眾產生誤認的,屬于給他人注冊商標專用權造成其他損害的行為的規定,認定彭天豪構成侵權,屬于適用法律不當。其主要理由為:匠人注冊商標專用權的性質屬服務商標,并非商品商標,而彭天豪經廣安市工商部門核準的企業名稱中,雖然含有匠人組合字樣,與匠人注冊商標字樣相近似,但是,作為匠人公司的匠人注冊商標并非用于商品上,它不屬于商品商標,而該司法解釋條文僅適用于在商品商標上突出使用的情形,因而不應當適用該司法解釋。對此,本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實施條例》第二條規定:本條例有關商品商標的規定,適用于服務商標。據此,原審法院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的規定,認定彭天豪構成侵權,應屬適用法律正確,彭天豪的該項主張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張 冰

審 判 員 劉巧英

代理審判員 陳 洪

00五年八月三日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 bb视讯客户端 微信棋牌h5合作 快乐8qq群 河北11选5走势图号码 20选5投注金额 二分彩开奖号 宁夏11选5玩法 pt电子打到一个数就杀 独家研究平特两连肖 安卓手机捕鱼达人2修改 河内5分彩什么APP可以看开奖 新疆喜乐彩开奖公告 快乐8登录首页 微信棋牌辅助器下载 定位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