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斷商標相同或近似的前提:被控侵權的商標和原告的注冊商標必須使用在同一種商品或類似商品上。如果不是使用在同一種商品或類似商品上,即使商標相同或商標近似,也不構成侵權。

    類似商品,是指在功能、用途、生產部門、銷售渠道、消費對象等方面相同,或者相關公眾一般認為其存在特定聯系、容易造成混淆的商品。類似服務,是指在服務的目的、內容、方式、對象等方面相同,或者相關公眾一般認為存在特定聯系、容易造成混淆的服務。

    商品與服務類似,是指商品和服務之間存在特定聯系,容易使相關公眾混淆。認定商品或者服務是否類似,應當以相關公眾對商品或者服務的一般認識綜合判斷;《商標注冊用商品和服務國際分類表》、《類似商品和服務區分表》可以作為判斷類似商品或者服務的參考。

人民法院認定商標相同或者近似按照以下原則進行:

(一)以相關公眾的一般注意力為標準;

(二)既要進行對商標的整體比對,又要進行對商標主要部分的比對,比對應當在比對對象隔離的狀態下分別進行;

(三)判斷商標是否近似,應當考慮請求保護注冊商標的顯著性和知名度。

上述所稱相關公眾,是指與商標所標識的某類商品或者服務有關的消費者和與前述商品或者服務的營銷有密切關系的其他經營者。

 

相關判決和案例: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0)民提字第27號

 申請再審人(一審被告、二審上訴人):湖南省華光機械實業有限責任公司,住所地湖南省嘉禾縣塘村鎮工業大道西。 

 申請再審人(一審被告、二審上訴人):湖南省嘉禾縣華光鋼鋤廠,住所地湖南省嘉禾縣塘村鎮工業大道西。

 被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被上訴人):湖南省嘉禾縣鍛造廠,住所地湖南省嘉禾縣塘村鎮集貿路。

被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被上訴人)郴州市伊斯達實業有限責任公司,住所地湖南省郴州市同新小區(望湖花園9棟601號)。

申請再審人湖南省華光機械實業有限公司、湖南省嘉禾縣華光鋼鋤廠與被申請人湖南省嘉禾縣鍛造廠、郴州市伊斯達實業有限責任公司侵犯商標權糾紛一案,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07年11月19日作出(2007)湘高法民三終字第44號民事判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2008年3月24日,華光機械公司、華光鋼鋤廠向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2009年5月5日,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以(2008)湘高法民監字第49號民事裁定駁回了其再審申請。2009年9月3日,華光機械公司、華光鋼鋤廠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于2009年12月7日作出(2009)民監字第553號民事裁定,提審本案。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華光機械公司、華光鋼鋤廠的法定代表人周安保、委托代理人張少軍、趙蓓及嘉禾縣鍛造廠、伊斯達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周志祥、委托代理人桂慶凱、景燦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2007年1月12日,一審原告嘉禾縣鍛造廠、伊斯達公司以華光鋼鋤廠、華光機械公司生產和出口的“銀雞”牌鋼鋤侵犯其“雉雞”牌注冊商標專用權為由,訴至湖南省郴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請求判令華光鋼鋤廠、華光機械公司立即停止侵犯其注冊商標專用權行為、賠禮道歉并賠償其經濟損失50萬元。華光鋼鋤廠、華光機械公司答辯稱,其從1999年開始使用“銀雞文字+雞圖形”商標,其使用的商標圖形與嘉禾縣鍛造廠的注冊商標存在顯著差別,不相近似,其產品和嘉禾縣鍛造廠、伊斯達公司的產品在市場上存在多年,不會混淆,不構成侵犯嘉禾縣鍛造廠的注冊商標專用權。請求一審法院駁回嘉禾縣鍛造廠、伊斯達公司的起訴。

湖南省郴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查明,嘉禾縣鍛造廠成立于1997年11月,為周志祥個人獨資企業。經營范圍為鋼鋤、鉗子、甘蔗刀、其他農具、五金工具自產自銷。伊斯達公司成立于2000年11月,法定代表人為周志祥。經營范圍為五金工具、農具生產等產品的批發零售、自營和代理各類商品和技術的進出口。嘉禾縣鍛造廠于2001年以“雉雞”中文文字和雞圖案組合作為商標向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簡稱國家商標局)申請注冊商標并獲得核準。商標注冊號為第1641855號。核定使用商品第(8)類:鋤頭(手工具)、鉗、鐮刀、扳手(手工具)。注冊有效期限為2001年09月28日至2011年09月27日止。 2002年01月01,嘉禾縣鍛造廠與伊斯達公司簽訂注冊商標使用許可合同,許可伊斯達公司使用“雉雞”中文文字和雉雞圖案組合商標。嘉禾縣鍛造廠、伊斯達公司均生產鋼鋤并使用“雉雞”中文文字和雉雞圖案組合商標,其產品出口銷往非洲和東南亞等國家。

華光鋼鋤廠成立于1997年,為周安保個人獨資企業。經營范圍為鋼鋤、五金工具、農具等生產及銷售。華光機械公司成立于2005年4月,法定代表人周安保。經營范圍:工具、農具、園林工具、小五金、建筑材料的生產及銷售。華光鋼鋤廠于1999年開始使用“銀雞”中英文和雞圖案組合商標。華光鋼鋤廠于2000年2月以“銀雞”中文和拼音“YINJI”組合作商標,向國家商標局申請注冊并獲得核準。商標注冊號為第1364633號。核定使用商品第8類:鋤頭(手工具);農業器具(手動的)。注冊有效期限自2000年02月14日至2010年02月13日。

嘉禾縣鍛造廠、伊斯達公司和華光機械公司、華光鋼鋤廠均生產農用鋼鋤,其外形、尺寸基本相同。嘉禾縣鍛造廠、伊斯達公司在其生產的鋼鋤上使用“雉雞”中文文字和雞(雞頭向右,雞尾朝左)圖案,并標有英文“JOG00BRAND”及“中國制造”中英文加棱形圖案商標。華光鋼鋤廠、華光機械公司在其生產的鋼鋤上使用“銀雞”和雞(雞尾朝右,雞頭向左并反向向右)圖案,并標有英文“SILVERCOCK”及“中國制造”中英文加棱形圖案商標。

另查明,嘉禾縣鍛造廠出口鋼鋤價值為:2002年47萬美元,2003年14萬美元,2004年45萬美元,2005年7萬美元,2006年401萬美元。伊斯達公司出口鋼鋤價值為:2002年101萬美元,2003年153萬美元,2004年151萬美元,2005年389萬美元。華光鋼鋤廠出口鋼鋤價值為:2002年63萬美元,2003年64萬美元,2004年73萬美元,2005年73萬美元。華光機械公司出口鋼鋤價值為:2006年282萬美元。

湖南省郴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嘉禾縣鍛造廠、伊斯達公司和華光鋼鋤廠、華光機械公司均為生產出口鋼鋤的企業。嘉禾縣鍛造廠、伊斯達公司和華光鋼鋤廠、華光機械公司所生產的鋼鋤外形、尺寸基本相同,屬相同產品。華光鋼鋤廠、華光機械公司使用的“銀雞”中文文字加雞圖案商標,與嘉禾縣鍛造廠擁有的“雉雞”中文文字加雞圖案的注冊商標從文字、圖案、顏色、圖形相比較,二者在視覺上基本無差別。華光鋼鋤廠、華光機械公司使用的“銀雞”中文文字加雞圖案商標,與嘉禾縣鍛造廠擁有的“雉雞”中文文字加雞圖案的注冊商標具有相似性,容易使相關公眾對商品的來源產生誤認或者認為其來源與嘉禾縣鍛造廠注冊商標的商品有特定的聯系。華光鋼鋤廠、華光機械公司未經嘉禾縣鍛造廠同意,在其生產的鋼鋤上使用與嘉禾縣鍛造廠注冊商標相近似的商標,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五十二條第(一)項規定的“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的情形,侵犯了嘉禾縣鍛造廠注冊商標專用權,應承擔停止侵害、賠償損失的民事法律責任。湖南省郴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07年7月12日作出(2007)郴民三初字第2號民事判決,判令華光鋼鋤廠、華光機械公司停止侵犯嘉禾縣鍛造廠、伊斯達公司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并賠償人民幣50萬元;駁回嘉禾縣鍛造廠、伊斯達公司其他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10010元、其他訴訟費5000元,由華光鋼鋤廠、華光機械公司負擔。

華光鋼鋤廠、華光機械公司不服一審判決,向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稱,其使用的商標與嘉禾縣鍛造廠的注冊商標不構成近似、更不構成相同,其使用商標的行為并不侵犯嘉禾縣鍛造廠的注冊商標專用權。請求:1、撤銷(2007)郴民三初字第2 號民事判決;2、依法駁回嘉禾縣鍛造廠、伊斯達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3、判令嘉禾縣鍛造廠、伊斯達公司承擔本案全部訴訟費用。嘉禾縣鍛造廠、伊斯達公司答辯稱,一審法院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恰當,應予維持,華光鋼鋤廠、華光機械公司在商品上使用的商標構成了對嘉禾縣鍛造廠注冊商標的侵犯。

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查明,嘉禾縣鍛造廠、伊斯達公司均生產鋼鋤并使用其于一審期間提交的證據10上所顯示的商標,如圖: (產品上使用) (外包裝上使用);華光鋼鋤廠、華光機械公司在其生產的鋼鋤上所使用的商標是原告于一審期間提交的證據11所顯示的圖案,如圖: (產品上使用) (外包裝上使用)。

華光鋼鋤廠、華光機械公司雖然在一審期間提交了證據10-17等8份證據,用以證明其早在1999年就開始使用“銀雞”中英文和雞圖案商標的事實,但這些證據除證據14、15外,都是證人證言,這些證人證言都只是證實這一事實的存在,但并沒有相應的證據予以佐證,不能充分證明其早在1999年就開始使用“銀雞”中英文和雞圖案商標的事實。對一審法院認定的該事實不予確認。對一審法院認定的其他事實,雙方當事人均未提出異議,經審查后予以確認。

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將被控侵權產品上所使用的商標與嘉禾縣鍛造廠的注冊商標相比,二者雖不構成相同,但就嘉禾縣鍛造廠的注冊商標而言,該商標突出的顯著特征在于雞圖形與“雉雞”文字的組合;而在被控侵權產品上,華光鋼鋤廠、華光機械公司亦在商標的顯著位置上突出使用了雞圖形與“銀雞”文字的組合商標,其中,文字與嘉禾縣鍛造廠的注冊商標有一字不同,但均使用了繁體字并位于雞圖形的左右兩端,雞圖形中雞的朝向不同,形狀有改變,但二者在整體視覺效果上相近似。結合雙方當事人同處嘉禾縣,鋼鋤產品具有相同的產地,產品的銷售范圍均在國外相同區域,其產品的消費者及與營銷有密切關系的其他經營者對于中文的識辯能力有限等因素,應當認定,以相關公眾的一般注意力為標準,在比對對象隔離的狀態下,考慮嘉禾縣鍛造廠的注冊商標的顯著性,被控侵權產品上所使用的商標與嘉禾縣鍛造廠的注冊商標構成近似,容易使相關公眾對產品的來源產生誤認和混淆。華光鋼鋤廠、華光機械公司關于其行為不構成商標侵權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關于賠償數額問題,一審法院依法綜合考慮到了侵權行為的各方面因素,根據本案侵權行為的情節適用法定賠償原則,確定本案賠償數額,符合本案實際情況,并無不當。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07年11月19日作出(2007)湘高法民三終字第44號民事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華光鋼鋤廠、華光機械公司不服二審判決,向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09年5月5日作出(2008)湘高法民監字第49號民事裁定,駁回其再審申請。

華光機械公司、華光鋼鋤廠不服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07)湘高法民三終字第44號民事判決及(2008)湘高法民監字第49號民事裁定,向本院申請再審稱,其未侵犯嘉禾縣鍛造廠的商標專用權,一、二審判決及駁回再審申請的裁定認定事實及適用法律均存在錯誤。華光機械公司、華光鋼鋤廠使用的“銀雞及圖”標識使用在先且與嘉禾縣鍛造廠的第1641855號注冊商標不相同亦不近似。根據商標法及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釋,商標近似是在被控侵權標識與權利人的注冊商標之間進行比較,而原審判決是將華光機械公司、華光鋼鋤廠使用的標識與嘉禾縣鍛造廠、伊斯達公司實際使用的標識相對比,該對比方式違反了商標相似判斷的基本準則。請求本院撤銷一、二審判決,重新審理本案。

嘉禾縣鍛造廠、伊斯達公司答辯稱,被控侵權標識與華光機械公司、華光鋼鋤廠的第141855號注冊商標近似,華光機械公司、華光鋼鋤廠關于二者不近似的申請再審理由不能成立。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請求本院依法駁回華光機械公司、華光鋼鋤廠的再審申請。

本院審理查明,除關于華光鋼鋤廠于1999年開始使用“銀雞”中英文和雞圖案商標的事實雙方當事人有爭議外,原審查明的事實基本屬實。華光鋼鋤廠為證明其于1999年開始使用“銀雞”中英文和雞圖案商標,在一審中提供了如下證據:1、嘉禾縣工商局提供的證明,該局證明華光鋼鋤廠自1999年開始在其產品上使用“銀雞”中英文和雞圖案商標;2、證人丁秀蘭出具的1999年華光鋼鋤廠要求其幫忙設計“銀雞”中英文和雞圖案的證言,證實該標識是其請郴州市美印廠廠領導及設計員設制的;3、證人楊文忠出具的其于1999年開始代理印刷“銀雞”中英文和雞圖案的證言;4、郴州遠大廣告包裝發展公司于2007年1月25日出具的其于1999年為華光鋼鋤廠設計制作產品宣傳資料冊的證明,證明該資料冊封2頁使用了“銀雞”中英文和雞圖案;5、證人楊文景等四人出具的證言,證明華光鋼鋤廠自1999年開始使用“銀雞”中英文和雞圖案商標。其中證人李學亮、楊文景、郴州遠大廣告包裝發展公司法定代表人張建國出庭作證并經嘉禾縣鍛造廠、伊斯達公司質證,嘉禾縣鍛造廠、伊斯達公司未提出反駁意見。一審法院對李學亮、楊文景、張建國的證言予以認定。

在本院主持的庭審中,華光機械公司、華光鋼鋤廠提供了郴州遠大廣告包裝發展公司1999年為華光鋼鋤廠設計制作的產品宣傳資料冊原件。嘉禾縣鍛造廠、伊斯達公司對其質證意見為該宣傳冊印制時間不符合實際,與其內容矛盾。本院認為,雖然嘉禾縣鍛造廠、伊斯達公司對該宣傳冊原件提出異議,但其并未提出足以反駁該原件的相反證據。綜合考慮經一審庭審質證的李學亮、楊文景、郴州遠大廣告包裝發展公司法定代表人張建國的證人證言及華光機械公司、嘉禾縣工商局出具的證明等證據,根據民事優勢證據原則,可以認定華光鋼鋤廠自1999年開始使用“銀雞”中英文和雞圖案商標的事實。二審法院以“這些證人證言都只是證實這一事實的存在,但并沒有相應的證據予以佐證,不能充分證明上訴人早在1999年就開始使用‘銀雞’中英文和雞圖案商標的事實”為由,對該事實不予認定,屬于認定事實錯誤,本院予以糾正。

在本院審查過程中,嘉禾縣鍛造廠、伊斯達公司為證明其在1999年之前已經使用了其注冊商標,提供了衡陽砂輪廠出具的送貨清單、湖南學院彩色印刷廠出具的證明、1997年其同廣東機械進出口公司、1997年其同遼寧機械進出口股份有限公司及1998年同山東五金礦產進出口公司的合同及部分鐵路貨運單和發票。華光機械公司、華光鋼鋤廠認為前述證據并未說明使用的商標是什么,且與本案無關,對其真實性亦不予認可。本院經審查認為,前述證據除湖南學院彩色印刷廠出具的證明外,均未表明嘉禾縣鍛造廠使用商標的具體形態。且在其與遼寧機械進出口公司日期為1997年3月14日簽訂的收購合同、其與山東省五金礦產進出口公司日期為1998年11月13日簽訂的工礦產品購銷合同中,其中的“雉雞”二字與其他字跡顏色明顯不同,湖南學院彩色印刷廠出具的證明本質上屬于證人證言,并未經庭審質證,本院對以上證據不予認定。此外,即使能夠認定嘉禾縣鍛造廠在1999年之前已經使用了其注冊商標,根據嘉禾縣鍛造廠、伊斯達公司提供的證據,亦難以認定華光鋼鋤廠使用的訴爭標識是有復制、模仿嘉禾縣鍛造廠第1641855號“雉雞及圖”注冊商標之意。

本院另查明,嘉禾鍛造廠的第1641855號“雉雞及圖”注冊商標 主色調為黑白色,由雞圖案及雉雞文字組成,其中雞圖案中雞頭位于商標右方,雞尾朝下位于圖案左方,雞尾為黑色,其雞的羽毛層次不清晰,左腳提起呈行走狀。華光機械公司、華光鋼鋤廠使用的被控侵權標識 、 主色調為綠白兩色,由雞圖案及“銀雞”中英文文字組成,有菱形邊框。其中雞圖案雞頭位于圖案左方,呈回頭張望姿勢,雞尾為銀色,全身羽毛層次清晰,兩腳為分立狀。此外,華光機械公司、華光鋼鋤廠向一審法院提交了部分與嘉禾縣鍛造廠注冊商標相同類組帶有“雞”圖形及文字已經核準注冊的商標公告(一審被告證據18、19),以證明在相關商品類別和行業領域內,以“雞”圖形+文字的商標被較廣泛的注冊、使用。嘉禾縣鍛造廠、伊斯達公司在一審中對該證據質證意見為“對其真實性予以確認,但與本案無關聯”。該證據表明, 1990年9月10,案外人天津機械進出口有限公司向國家商標局申請注冊“雄雞及圖”商標,注冊證號為565627,核定使用商品為第8類鋤頭等商品。此后,1999年6月、2003年11月案外人灤南縣農具制造行業協會、白會勇等數十家企業和自然人經國家商標局核準,相繼在第8類鋤頭等商品上注冊了“烏雞及圖”、“金雞及圖”、“彩雞及圖”、“鳴雞及圖”“神雞及圖”等含有“雞”圖形的商標。

 本院認為,華光機械公司、華光鋼鋤廠在其生產、銷售的鋼鋤上使用的 標識與嘉禾縣鍛造廠第1641855號“雉雞及圖”注冊商標 是否構成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意義上的近似是本案的焦點問題。根據本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九條和第十條的規定,在商標侵權糾紛案件中,認定被控侵權標識與主張權利的注冊商標是否近似,應當視所涉商標或其構成要素的顯著程度、市場知名度等具體情況,在考慮和對比文字的字形、讀音和含義,圖形的構圖和顏色,或者各構成要素的組合結構等基礎上,對其整體或者主要部分是否具有市場混淆的可能性進行綜合分析判斷。本案訴爭商標嘉禾鍛造廠的第1641855號“雉雞及圖”注冊商標和華光機械公司、華光鋼鋤廠使用的被控侵權標識均由雞圖案及相關雞文字組成。嘉禾鍛造廠的第1641855號“雉雞及圖”注冊商標由雞圖形和“雉雞”文字構成,其中雞頭位于該商標右方,雞尾朝下位于圖案左方;被控侵權標識由雞圖形和“銀雞”文字構成,其中雞圖案雞頭位于圖案左方,呈回頭張望姿勢,其羽毛層次清晰。經比對,兩者雞圖形從視覺上看有明顯不同,“雉雞”、“銀雞”文字在視覺及呼叫上亦有明顯區別,被控侵權標識主色調為綠白兩色,且有菱形邊框,從整體上比較,也與嘉禾縣鍛造廠的注冊商標有明顯的區別。根據本院查明的事實,在生產鋤頭等產品的行業內,以“雞”圖形+文字的商標被較廣泛的注冊、使用,嘉禾鍛造廠也未提交其第1641855號“雉雞及圖”注冊商標在1999年以前具有較高知名度的相關證據,且在嘉禾鍛造廠的第1641855號“雉雞及圖”商標注冊之前,華光鋼鋤廠已經在其生產、銷售的鋼鋤上使用了銀雞中英文和雞圖案商標,根據本案現有證據難以認定華光鋼鋤廠有借用嘉禾鍛造廠的注冊商標聲譽的主觀故意。此外,根據原審法院查明的事實,在嘉禾縣鍛造廠提起本案訴訟之前,華光鋼鋤廠、華光機械公司與嘉禾縣鍛造廠、伊斯達公司在其各自生產、銷售的鋼鋤上對相關商標均進行了大規模的使用,僅本案訴訟發生之前6年的各自的出口產值均已超過數百萬美元。因此,華光鋼鋤廠、華光機械公司和嘉禾縣鍛造廠、伊斯達公司雖然處于同一地區,雙方的鋤頭等產品均多數銷往國外市場,相關公眾已經將兩者的商標區別開來,已經形成了各自穩定的市場。綜合考慮以上因素,本院認為華光鋼鋤廠、華光機械公司使用的銀雞中英文和雞圖案商標和嘉禾縣鍛造廠享有注冊商標專用權的第1641855號“雉雞及圖”商標不構成近似商標,原審法院認定兩者為近似商標,認定事實、適用法律均有不當,本院予以糾正。

 綜上,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07)湘高法民三終字第44號民事判決認定事實部分有誤,適用法律錯誤。華光機械公司、華光鋼鋤廠申請再審理由成立,應予支持。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五十二條第一項、《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六條第一款、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二)、(三)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07)湘高法民三終字第44號民事判決及湖南省郴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07)郴民三初字第2號民事判決;
    二、駁回湖南省嘉禾縣鍛造廠、郴州市伊斯達實業有限責任公司訴訟請求。 

 一、二審案件受理費各10010元,其他訴訟費5000元,由湖南省嘉禾縣鍛造廠、郴州市伊斯達實業有限責任公司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夏君麗

      代理審判員 王艷芳

       代理審判員 周云川 

      二〇一〇年六月二十四日

       書 記 員   張   博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走势分析报告 湖北快3未出号码统计 澳洲幸运5历史开奖记录查询 捷克vs葡萄牙比分预测 怎样打好海南麻将 福彩25选5开奖历史记录表 竞彩足球混合过关7串1 上海快3开奖结果历史 秒速赛车玩法公式_Welcome 瑞典对韩国比分预测 骰宝赌场优势怎么算的 河内5分彩走势图分析组选 篮球让分胜负投注比例 半场胜平负什么意思 前CFTC主席:以太坊和瑞波币可能被归类为证券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今天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