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情簡介:
  2019年5月30日1時左右,產婦鐘南康開始出現腹痛,8時左右入住醫方贛州市某某醫院婦產科,10:20經陰道娩出鐘南康毛毛。2019年5月31日14:20左右,毛毛的父親甄風發現毛毛出現病情嚴重惡化:面色青紫,急找醫方護士、醫生進行搶救,醫生未進行現場搶救,而是讓家屬抱毛毛到另一棟樓的兒科ICU進行搶救。20:00左右醫方將毛毛轉院至贛州市婦幼保健院進一步搶救,21:45左右毛毛被宣布搶救無效死亡。后經雙方委托江西某某司法鑒定中心進行尸檢,鑒定死因為:胎糞吸入性肺炎導致缺氧致呼吸循環衰竭死亡。
  代理人接受委托后與醫方達成協議,共同委托江西南昌某某司法鑒定中心進行醫療過錯鑒定。
在鑒定聽證會中,代理人根據病歷記載和監控錄像,提出了以下陳述意見:
一、醫方未按常規進行產前超聲檢查,存在過錯。
  根據門診和住院病歷記載,醫方給產婦最后行超聲檢查的時間是2019年5月15日,此后產婦于5月24日及5月30日都曾復診,但醫方未再對產婦行超聲檢查。根據《臨床診療指南.婦產科學分冊》產科篇第一章第二節《孕期保健》,產婦孕32至34周后應每周至少一次行胎兒超聲檢查,以全面了解胎兒和羊水的情況。醫方違反常規,在5月15日后未再行超聲檢查,導致對胎兒情況及羊水污染程度判斷錯誤,作出錯誤的處理。
二、對羊水污染程度判斷失誤。
  醫方工作人員在毛毛出生后,在直視了羊水性狀的情況下,對羊水的污染程序仍作出錯誤的判斷,認為羊水為Ⅱ度污染(《高危新生兒談話錄》中打“√”的最初記載羊水為2度污染,其他記錄中的“Ⅲ”度均為“Ⅱ”度添加筆劃修改而成),因此未及時對毛毛作出胎糞吸入綜合征的診斷并進行氣管插管、吸痰、體位引流、抗感染等處理,錯過最佳搶救時機。
三、未重視患方對毛毛不正常情況的反映。
  毛毛返回病房后,家屬發現毛毛臉色比同病室的其他的毛毛要黑、嗜睡不哭、吃奶少等情況,多次向護士反映,護士解釋“屬正常的”,而未向醫生報告這一情況。使毛毛又一次錯過了及時診斷胎糞吸入和正確處理的機會。
四、搶救程序不當耽誤搶救時間。
  2019年5月31日16時左右,甄風發現毛毛面色青紫、病情嚴重惡化,將毛毛抱至護士站,通知醫生,醫生檢查毛毛后說心跳60、70次/分,要家屬將毛毛抱回病房再觀察!后來護士說毛毛臉色都不好了要搶救,醫生不立即進行搶救,而是要家屬走樓梯將毛毛抱至兒科ICU進行搶救(當時毛毛所在的婦產科為5樓,兒科ICU為另一棟樓2樓)!從甄風發現毛毛面色青紫到在兒科ICU開始搶救,時間過去了十余分鐘!醫生的不當處置使毛毛喪失了最后搶救成功的機會。
五、未實事求是交接病情,影響贛州市婦幼保健院對毛毛病情的判斷和搶救。

  醫方醫生將毛毛移交給贛州市婦幼保健院的接診醫生后,未向贛州市婦幼保健院的醫生交代毛毛羊水Ⅲ度污染的事實,影響贛州市婦幼保健院醫生對毛毛病情的判斷的搶救,使毛毛最終死于呼吸循環衰竭。綜上,醫方的嚴重過錯直接導致毛毛胎糞吸入,在毛毛胎糞吸入后未及時作出診斷和正確處理,耽誤搶救,最終導致毛毛呼吸循環衰竭死亡,根據《侵權責任法》第五十四條、第五十五條規定,醫方應當承擔全部賠償責任。

  鑒定機構充分聽取雙方的陳述意見后,結合病歷和監控錄像的記錄,作出了醫方診療行為存在過錯:

1、產前未再行超聲檢查;2、對家屬反映新生兒病情不重視、未對新生兒進行診察(監控錄像顯示家屬多次到護士站反映病情,但未見醫生進入病房查看新生兒病情);3、新生兒病情惡化未現場搶救、在一定程度上延誤搶救時機。

綜上評定醫方過錯行為與新生兒死亡之間是主要因果關系,酌定參與度為50-70%。

鑒定結果出來后,雙方協議:醫方一次性賠償患方醫療費、死亡賠償金、精神撫慰金等49萬余元。

律師評析:

一、第一時間調取監控錄像很重要。本案正是因為有病房走廊和護士站的監控錄像,記錄了當晚患方家屬多次從病房出來到護士站交涉(因錄像無聲音,不能直接判斷交涉內容),且一直未見醫生進入病房,結合病歷中的有關記錄,鑒定機構最終認定了醫方對家屬反映患兒病情變化不重視、未及時診察的過錯。實踐中,在調取醫方監控錄像時醫方可能會以監控錄像需要公檢法來調取為由,拒絕向患方提供錄像。

此時,患方應當要求醫方出具書面說明:

患方于何時來申請調取錄像、醫方承諾將有關錄像拷貝保存,以便將來向公檢法提供。否則到時錄像自然刪除(監控錄像的默認保存期限一般為1-3個月,然后會自動刪除)或醫方故意刪除,患方提不出證據證明曾申請調取錄像,將處于不利境地。

二、作為醫院從本案中可吸取的教訓有:

1、應按診療規范進行診斷治療。本案中,診療指南中有產婦孕32至34周后應每周至少一次行胎兒超聲檢查建議性規定,雖非強制性規定(畢竟不同的患者情況均不一樣,診療規范中很多都是建議性的),醫療機構未按該建議性規定進行檢查,仍很可能會認定為存在過錯,承擔相應的責任。

2、心肺復蘇應先就地進行。

心肺復蘇首先是基礎生命支持(basic life support, BLS),然后是高級生命支持 ALS(advanced life support, ALS)?;A生命支持又稱初步急救或現場急救,目的是在心臟驟停后,立即以徒手方法爭分奪秒地進行復蘇搶救,以使心搏驟停病人心、腦及全身重要器官獲得最低限度的緊急供氧。
有些基層醫院的醫務人員,對此認識不夠,當患者在非搶救病區出現病情惡化需要或即將需要心肺復蘇時,不在第一時間就地進行徒手方法復蘇搶救,而是將患者轉到搶救室或ICU,是違反搶救原則的。因為心跳驟?;颊咄绞中姆螐吞K開始越早搶救成功率越高,此致不立即開始徒手心肺復蘇而是忙著轉移病人,往往會錯過搶救的黃金時間,導致搶救失敗。本案中醫方未及時開始現場搶救而是將患兒轉送至兒科ICU,也被認定為過錯之一。

【免責聲明】:

  本網站對轉載、分享的內容、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真實可靠性或完善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僅供讀者參考!

【版權聲明】:

  本文圖文轉載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供學習參考之用,禁止用于商業用途,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在30日內聯系刪除!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以太币矿机多少钱 白小姐一肖中特今晚期期准 北单app 冠通期货软件下载 千亿彩票官方网站-Welcome 安徽11选5任三遗漏 极速快三走势-极速快3 安卓手机捕鱼达人2金币修改器 重庆时时彩最新算法 广西快乐10分计划 湖南快乐十分开多少退换本金 快乐扑克走势图 555游戏通比牛牛技巧 六合彩特码资料宝典 pptv排球比分直播网 广西快三是官方开奖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