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昨天,曾經鬧的沸沸揚揚的上海藏尸案,終于塵埃落定,按照最高人民法院下達的執行死刑的命令,上海二中院已依法對故意殺人犯朱曉東執行了死刑,這個結果可以告慰至死還在心心念念著渣男朱曉東的上海小姑娘的在天之靈了。

  案件回顧:2015年12月份,朱曉東與楊儷萍登記結婚,共同居住于上海市虹口區一小區,婚姻期間,二人經常因為瑣事發生口角,據朱曉東稱,在2016年8月25日,朱曉東與楊儷萍曾到民政局辦理離婚,但是,被楊儷萍“以死相逼”,離婚手續沒有辦完,雖然離婚沒有離成,但是仇恨的種子埋在了朱曉東的心底,2016年8月28日,朱曉東網購了一批書籍,其中有一本《死亡解刨臺》,書中描述了冰箱藏尸的片段,與朱曉東殺害楊儷的手法極其相似。之后,朱曉東又從網上購買了冰柜,楊儷萍可能做夢也沒想到,朱曉東為了殺害自己,費勁了心思。2016年10月14日,楊儷萍以陪同朱曉東去香港培訓為由正式離職,而就在三天后的17日,二人在家里發生了激烈的爭吵,在爭吵過程中,朱曉東用手掐住楊儷萍的頸部,致楊儷萍機械性窒息死亡,后朱曉東將楊儷萍的尸體用被單包裹住藏于家中冰柜中,并且買了攝像頭,安裝在了正對著冰柜的前方,此后的105天,朱曉東為了怕事件暴露,一直用楊儷萍的手機微信與親友交流,營造楊儷萍還活著的假象,期間朱曉軍還拿著楊儷萍的身份證與其他女性多次出入酒店。直到2017年2月1日,楊儷萍的父親六十歲生日,朱曉軍的謊言無法再進行下去,當天下午朱曉軍在父母的陪同下,投案自首。2018年8月23日,上海二中院依法對該案進行一審公開宣判,以故意殺人罪判處朱曉東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后朱曉東的母親以朱曉東自首為由,提起上訴,2018年12月13日,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二審公開審理朱曉東故意殺人上訴一案,朱曉東稱他不是預謀殺人,而且有自首情節,請求二審法院對其從輕處罰,2019年7月5日,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維持原判并依法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核準,該案經最高人民法院復核,裁定核準對朱曉東的死刑判決。

  李景玉、張曦予律師評析:隨著我國法治進程逐漸的不斷完善,我國的刑法越來越對判處死刑更為慎重,死刑的復核再次調歸最高人民法院,充分說明我國司法機關基本采取慎殺態度,能不殺則不殺。如果被告人確實有自首情節,一般法院會充分考慮被告人的自首以及悔罪等情節,慎用死刑,但如果屬于嚴重惡性犯罪除外。即使適用死刑,大多數案件也會以判死刑緩期兩年執行較多。本案中,被告人朱曉東雖然在家屬的陪同下主動投案構成自首,但朱曉東犯罪性質惡劣,作案后長時間藏匿被害人尸體。期間,朱曉東還用被害人的錢款、身份證,多處旅游、與異性開房約會等,肆意揮霍享樂,無悔罪表現,社會危害極大,罪行極其嚴重,故法院依法對朱不予從輕處罰。所以該案也說明,犯罪行為極其惡劣,不殺不足以平民憤的情況下,自首并不是免死牌。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体育彩票走势图 广西快三是不是正规的 单机麻将免费版手机版 广东11选5任选五技巧 game516棋牌游戏中心 微乐哈尔滨麻将规则 体彩新疆11选5开奖结果 快乐8怎么玩选几个号 武汉麻将好友约房软件 东北麻将单机版 3号活塞vs国王 河北快三技巧规律 东北麻将游戏单机版 兜趣江西麻将安卓版 江苏十一选五怎么玩赚钱 最快开奖结果现场直播